拉菲城:超15000人撤离!

文章来源:土豆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10日 07:46  阅读:0357  【字号:  】

这说起与众不同的…我就想起了我的语文老师席军辉老师,我们看他和国家领导一个姓我们也就叫我们老师席大大了。

拉菲城

秋风肆虐的同时,天空也是不同的。这时的天是晦涩的压抑,像是调色盘中放多了颜料后无法稀释,又像是泼墨后的大肆渲染,不尽的蓝洋洋洒洒的铺满了整片天空。

记一个星期天,天气格外晴朗,天上飘着朵朵白云。这样的天气叫人的心情也格外得舒畅。于是,我和爸爸妈妈怀着高兴的心情去游乐场玩。

我叫住了一辆速度很快的出租车,坐着它来到飞机场,租了一辆小型宇宙飞船,我走进机舱,坐在弹性沙发上,按了一下白色的按钮,飞船的尾部立刻喷出一团火焰,强大的气流将飞船送上天 。过了一会儿,飞船便脱离了地球的引力冲出大气层。我松开安全带,身子突然飘了起来,幸好我抓住了扶手,要不然我会在机舱里飘上一整天呢!折腾了一会儿,我觉得肚子里应该补充点东西了,便不紧不慢地走到了驾驶室里,从抽屉里拿出几块糖,往嘴里一塞,津津有味地嚼了起来。原来,这是最新产品,为了防止食物发霉而生产的。肚子填饱后,又觉得有点困了,便来到床上,进入了梦乡。

吃了几颗能量彩虹糖后,我坐在一辆轻巧的微型汽车上,输入目的地——新郑,微型汽车便行驶在天空中。不到半个小时,我便回到了故乡新郑。下了微型汽车后,站在路边找出租车去我的母校——新华路小学,可过去了好几辆,我招手都没停下,而是去了别人身边。终于有一辆停了过来,站了这么久腿酸死了,我马上三步并作两步地上了车,说明了目的地后就问司机:师傅,怎么别人招手就能上车,而我还要等那么长时间呢?司机边开车边对我解释道:新郑近几年来开发了一个出租车软件系统,只要是新郑的市民,都有遥控档案在里面,只要按一下手中的遥控器,出租车公司就会派车前来迎客。哦,原来是这么回事啊!

但那终归只是想想,就在我准备冲出去时,妈妈转过头来拿衣架,这时,我看清了妈妈的脸——苍白的脸颊,浓浓的眼袋,干裂的嘴唇,那原本炯炯有神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。看到这一幕,我低下头喃喃自语:妈妈怎么会这样呢?我的脑海里闪过一幅幅画面,最后定格在妈妈悉心照顾外公的那幅画面上——外公前几天病了,病得很重,住进了医院,妈妈白天要在医院照顾外公,晚上还要回来给我们做饭,做家务,都没有好好休息。想到这里,我的眼泪不禁在眼眶里打转,但我强制不让它流出来。妈妈这么辛苦,我却一次又一次地任性,惹她生气,我真是太不懂事了。

古往今来,秋似乎被印上了悲的烙印,一提及秋,似乎就能看见那一抹抹悲意翻涌而至一般。看着那一句句催人心肠的诗句,忽然对秋充满了敬意。诗人们在秋天终于停下了征程,卸下来伪装,尽情挥洒着他们内心的凄凉。于是留下了一篇篇惊世名作。此时的秋,俨然是一位慈母,她慈爱地看着诗人们,仿佛看着自己的孩子,任由他们任性着、悲愤的宣泄悲伤,自己却默不作声,也并不反抗,而是背负下了所有的苦悲。有这看来,我怎能不对她叹服呢?




(责任编辑:羿显宏)